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1章重生十八岁(1 / 2)





  陆亦轩意识到自己真的重生了,回到了一九七七年秋天。

  眼下他才十八岁,花季少年,可以拥有大把时间挥霍、消磨,多好呀!

  没有了手机,没有了wifi,发不了朋友圈,自己最新的人生动态无法跟人分享出来……

  种种的不适应,生活节奏的完全紊乱。

  这样的状态,他前后持续了三天,才勉强算是让自己平缓下来。

  家。

  前世的那个家,他辛辛苦苦,奋斗了大半辈子,眼看已经临近光荣退休,从此可以享受人生晚年自在的时刻,他重生了,他的娇妻,他的幼子,他的事业,就这么如梦幻泡影,消失不再。

  眼下的这个家。

  父亲陆铁柱,一个星期前给生产队赶胶轮骡车,进县城交秋粮,马路上迎面开来一辆卡车突然鸣笛,惊了牲口,翻了车,父亲被碾断了一条腿,成了残废。

  支撑这个家的顶梁柱,一下子轰然倒塌。

  七十年代的农村,家里若没有了精壮劳力,那可真就是天塌下来一样。

  陆亦轩兄妹五个,他是长兄,下面有两个妹妹两个弟弟,大妹陆亦雪、二弟陆亦冬是龙凤胎,两人都才十六岁,三弟陆亦勇十一岁,最小的妹妹陆亦萍才四岁不到。

  母亲刘玉莲是个大字不识,再普通不过的农村妇女。

  过去这几天的适应时间里,他回想起来上辈子的许多记忆,上辈子父亲遭难后,他们这整个家也一样子遭了难,很是惶恐了许多年。

  那时候,靠着母亲娘家的一些接济,还有他这个长兄的稚嫩肩膀,他们家这样的状态,一直持续了三五年的样子。

  直到后来,他当村办小学乡村老师,表现优秀,调去了镇上初中,工资多了些,才逐渐让这个家,让四个弟弟妹妹,各自成家的成家、重新上学的上学,生活才开始慢慢步入正轨。

  父母亲那些年一直郁郁寡欢。

  到了九十年代初,又因三弟交友不慎,结交了一群社会渣,遇到了国家第二波特殊严打,被以流氓团伙罪判刑枪毙。

  那件事之后,父母直接就跨了,隔不多久,便相继离世。

  而他,那时原本已经有望民办教师转正,且能调入县城高中,成为真正的国家公办教师,却也因为受到了三弟事件的不良影响,一切希望泡汤。

  甚至是,第一任的老婆,跟他闹了离婚,带着儿子远嫁他乡,从此再无消息。

  他那时一怒之下,辞职南下。

  再后来,在南圳市独自打拼十多年,然后认识了第二任老婆,一位小他十六岁的小娇妻,组建了新的家庭。

  不过那都已经是新世纪之后的事情了。

  谁能想到,造化弄人。

  正值苦尽甘来,享受生活之际,居然重生了,回到了十八岁,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国家刚刚走出十年特殊时期,正值改革开放政策开启的前夕……

  “哥,开水烧好啦!”大妹陆亦雪在喊。

  “哥,柿子全部清洗干净啦!”二弟陆亦冬跟着也喊。

  “哥,大水缸俺也准备好咧!”三弟陆亦勇兴奋极了。

  “大锅大锅,窝想吃柿子……”小妹陆亦萍鼻涕泡老大一颗,脸上黑糊糊地,不知道又跑去哪儿玩泥巴了。

  弟弟妹妹们的唤声,把陆亦轩从回忆中唤醒来。

  他们在准备揽山柿。